聚焦疫情背景下的 “一帶一路” 建設

日期: 六月 4, 2020 目錄: 交流分享 共同抗疫 欄目專訪

       自2013年中國提出 “一帶一路” 合作倡議已有7年時間。7年來,中國同138個國家簽署了 “一帶一路” 合作文件,共同展開了2000多個合作項目,解決了成千上萬人的就業。中國與沿線國家貨物貿易累計總額超過了7.8萬億美元,對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了1100億美元。當前疫情對 “一帶一路” 合作確實造成了一些影響,但都是暫時的,也是局部的。從整體和長遠看,經過疫情的考驗,共建 “一帶一路” 的基礎將更加牢固,動力將更加充沛,前景將更加廣闊。在 “后疫情” 時期的新背景下,如何實現新階段的 “一帶一路” 經貿合作往來,這是包括新加坡在內的各沿線國家投資企業正在思考的全新的命題。

       為此,“共同抗疫” 欄目特別策劃推出《聚焦疫情背景下的 “一帶一路” 建設》專題訪談,面對當前疫情特殊背景下的國際環境,圍繞疫情對 “一帶一路” 建設的國際合作影響、如何發揮企業主體作用、金融法律服務如何為 “一帶一路” 保駕護航等相關議題,我們特別邀請到中國建設銀行新加坡分行總經理任冬艷女士、新加坡大華銀行集團國際管理董事總經理張志堅先生2位金融界人士和中國港灣(新加坡)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馮良記先生、新加坡盛裕集團國際業務總裁張永昌先生、中國-東盟科技產業合作委員會執行主席李雪民先生3位工商企業界代表以及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王承杰先生、新加坡艾倫格禧律所中國業務部爭議解決主任馮璞女士2位法律仲裁專家,共同探討后疫情時期 “一帶一路” 新的合作領域,暢談 “一帶一路” 倡議構架下全方位合作的新探索與新實踐。本專題分為三期發布,敬請關注。

第一期:疫情對 “一帶一路” 合作的影響

(一)如何看待疫情對 “一帶一路” 建設的影響?當前形勢下,如何通過共建 “一帶一路” 更好推進國際合作?

中國建設銀行新加坡分行總經理任冬艷:

       2020年,突如其來的疫情給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及金融市場造成了強烈沖擊,加劇了經濟的不確定性,直接影響和放緩了 “一帶一路” 的建設速度。為有效遏制疫情,“一帶一路” 沿線各主要國家均采取了相應的限制措施,不可避免地影響了供應鏈、國際貿易、貨物及人員的流動。當前,盡快戰勝疫情,恢復經濟和生產,仍然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各主要經濟體面臨的主要任務。       

當前形勢下,中國同 “一帶一 路” 沿線各國在信息分享、物資采購、醫療救助、疫苗研發等方面進行了深度合作,各國項目合作領域也從硬件基礎設施轉移到金融科技、技術和數字貿易、醫療衛生系統等軟實力建設中來。我們相信,在合力抗擊疫情的過程中,更多、更有效的新合作模式會應運而生,這也將為各國持續推進更大范圍、更高水平、更深層次 “一帶一路” 合作打下堅實的基礎。

新加坡大華銀行集團國際管理董事總經理張志堅:

       從目前情況來看,疫情對 “一帶一路” 沿線國家間合作造成的短期負面影響巨大。但長期來看,隨著疫情過后國際社會對 “一帶一路” 倡議理解的進一步加深,“一帶一路” 沿線國家將會圍繞 “共商、共建、共享” 的發展理念在更多領域內全面深化合作。共建 “一帶一路” 的關鍵是 “經濟 全球化” 與 “互聯互通”。當前許多國家包括中國結合本國實際采取了例如入境限制、檢疫隔離、 停飛航班等防控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相關人員互訪、產業鏈布局以及物流運輸等,但這些負面影響都是暫時的。

中國港灣(新加坡)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馮良記:

       從中國港灣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的角度來看,“一帶一路” 沿線國家因疫情而遭遇的問題主要有以下兩點,一是勞動力供應不足,二是境外供應鏈斷裂。以新加坡建筑市場為例,因為原有勞動力部分源于中國,部分源于其他國家,如南亞印度、孟加拉國等,多國因疫情實施了邊境管制,無法提供充足的勞動力。建筑行業所需的部分原材料和一些機械設備因疫情影響生產,導致了供應緩慢甚至暫停。我們認為,有效控制住當地疫情,是推進 “一帶一路” 國際合作的保障,中國也在利用本國的資源和豐富的抗疫經驗幫助其他國家共同抗疫。隨著新加坡疫情逐漸趨于穩定,政府開始探討逐步放松對中國的入境管控措施,希望勞動力及產品供應鏈能夠逐步恢復并緩解。

新加坡盛裕集團國際業務總裁張永昌: 

       從全球經濟發展角度來看,“一帶一路” 合作可能在疫情之后變得更為重要。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全球需求處于低迷狀態,各國政府強烈需要刺激經濟需求。疫情再度證實了數字化和公共衛生的重要性。虛擬會議、在線培訓和教育、在線娛樂、數字化工作流程是將實現繼續增長的領域。我們預計,企業能夠適應這些新的需求,在這些領域的合作會進一步加強。未來,我們會更多聽到 “數字絲綢之路” 和 “健康絲綢之路” 這樣的提法。

             

中國-東盟科技產業合作委員會執行主席李雪民:

       由于全球各國幾乎無一幸免地處于抗疫與復工的兩難境地之中,經濟活動預計不會短時間內迅速全面恢復。在全球化的時代,供應鏈的綿密已經達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狀態,任何一個環節的斷裂都可能牽一發而動全身。目前,尚未完全建立起應對疫情的全球性協調機制,因此 “一帶一路” 倡議推進途中也勢必面臨挑戰,這是我目前對疫情發展和因此而造成對全球的沖擊所做出的判斷。我認為,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眼前的要務是抗疫,把國內疫情控制住是對國際社會的一種義務,此時大國就更應該發揮領導力,肩負起帶領各國逐步走出困境的道義責任,一方面聯手把疫癥的預防與治療手段全面分享,同時協調全球供應鏈的有序運行,雙管齊下。

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王承杰: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的蔓延,對全球經濟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全球經濟衰退的風險在不斷積聚,增加了 “一帶一路” 共建的困難。但就目前看,這些沖擊和困難都是可控的,不會從根本上阻止 “一帶一路” 的共建步伐。而且,“一帶一路” 合作對于各共建方,尤其是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緩解疫情沖擊、恢復經濟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不僅如此,“一帶一路” 提供的協調協作平臺及其彰顯的開放、合作精神,也是應對這場全球危機所最為需要的,“一帶一路” 建設必將成為各國對抗疫情的重要聯合平臺和風險抵御機制。目前,各國家和地區多為應對疫情發布系列管控措施和鼓勵經濟運行的政策,參與 “一帶一路” 建設的企業應密切關注最新動態,提前規避管控、消減違約風險的同時,充分利用政策便利,預先做好復產復工的各項資源準備。

新加坡艾倫格禧律所中國業務部爭議解決主任馮璞:

       疫情在世界各地多點爆發后,首先是 “一帶一路” 相關項目所需原材料、機械設備、零部件等難以及時到位。如果物資不能及時到位,產品不能及時的按照合同交付也可能會引發一系列合同違約問題。其次是企業財務問題。企業的供應鏈發生變化,進而對生產造成影響,從而影響企業的資金鏈。另外,還有一種情況是物資即便能運到,但是價格上漲,導致企業的生產成本上升,也會給企業財務造成一定壓力。第三是對投資項目造成影響。此次疫情持續時間長、范圍廣,不僅會損害 “一帶一路” 框架下的旅游等服務業合作,還可能會對其他基礎設施投資項目造成一些負面影響。

Comments are closed.

上海时时乐1000期开奖结果